الوسوم » Cairo

🎧💿🇪🇬 The Street Music Vibes of Cairo and Today's Pharaohs of the Streets

🎛️🎶✨🇪🇬 Egypt’s capital, Cairo, is a city full of bustling vibes and this also applies to the music of its streets and underground community. Today, it is common to find many new trending electronic, trans, trap, and hip-hop music during the parties on the streets of Cairo. 239 more words

Egypt

我愛你 I love you

我愛你三個字對埃及人來說似乎不具意義,某天傍晚我散步在橋上,願見這位正在乘風眺景的男子,白灰色的要長不長的頭髮,剃不乾淨的鬍子,穿著筆直的西裝外套搭配休閒的牛仔褲,讓我聯想到某個電影裡走出來的男子,我和他四眼相對,然後他遞了一根菸給我,在燃燒和點燃中間他馬上說出我愛你三個字,我忍不住在微風裡笑了出來,回答他說:不,你不愛我!

在青年旅館裡的女生們,我們常常討論起埃及男子的愛情觀,幾乎每個來旅行的女子都有被埃及人表白過,只是每個人被表白的方式不大相同,有的人是用電話傳訊息、有的是在幫助你後又要求你跟他見面、有的是直接表白要電話、有的是直接摸你、有的比較超過一點的則是在眾人面前打手槍,在路上、在水菸店、在行走時、在觀光看景點時,任何場合、任何時間你都有可能遇到埃及人愛上你,我也遇過有男子想要協助我過馬路,然後牽起我的手掌,最後帶我買東西、喝茶,又想要約我去抽哈西(Harsh),埃及男子對於抽違禁品是非常熱衷的,好像這是約女孩子出去的最好招數一般,我一開始不懂故中的意思,還在別的埃及人跟我指點後,我才知道原來這有更深的暗示

在Golden飯店裡的經理Ahmand某天夜晚裡,在我們喝喝啤酒、聽聽音樂後,他開始大聲聊起他的戀情,我已經不覺得這叫戀愛了,因為對我而言沒有一段是真的愛情,第一任妻子是英國人,他們一起共同生活了八年,期間妻子完全沒有想要變成穆斯林,他說妻子只是想要他的錢,第二任妻子是母親家附近的鄰居,在11天內他發現她昏倒在浴室裡手裡拿著針筒,第三任妻子則是他不熟的姪女,結婚前他連見都沒見過一面,現在他說沒有什麼不好,反正她都乖乖地待在家.結婚和戀愛應該是兩碼子事?

埃及人的結婚概念,對女生而言,沒有結婚就不能離開自己的父母,也意味著不能離開去別的城市生活,對男生而言,結婚是需要一棟房子、一筆錢和一個正經的工作,我常常聽到埃及男子跟我抱怨他們的戀情,有喜歡的女朋友卻無法相見,有的是因為宗教關係,有的是因為父母親不同意,有的是因為他們必須要結婚才可以履行更多契約,聽起來會覺得不可思議,都什麼年代了為什麼談個戀愛還可以這麼辛苦,也有更多人希望自己可以娶個外國人,也許他們就可以不用有傳統的包袱

在埃及生活了一個月後,我才知道電話號碼真的是不能隨便亂鬼,第一次我給了一個人電話後,那之後的每一天他都會傳訊息來問我好嗎,而且我發現他也不是真心的要問候你,他就是要想盡辦法單獨約妳出去,但如果你要問他更深入一點的話題,他馬上就住嘴了,好像他腦海裡沒有這個詞一樣,或是他沒有幻想過有人會問他這樣的話,而且這個情況發生在很多人身上,也許埃及人把妹術也是有一定流程的,所以他們沒辦法跳出框框,而且多數男性非常積極,積極到令人髮指,我覺得當有人沒有回你訊息時,就通常意味著她沒有興趣,但這些男性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好像他一定要表達他的心意,至於你的他才不管勒

The sunset view from Cairo bridge

某天晚上我正在全開鑼最多車的圓環路口過馬路,忽然一個男子在我左手邊跟我說要小心過馬路,我跟他說我並不害怕在這裡過馬路,這不是一件難事,他很堅持要陪我過馬路,所以我們又邊走邊聊起天來,他堅持我有任何需要幫忙的事要告訴他,所以他又帶我去買了東西吃,之後我們又在路上散步,過馬路時他徵求我的同意牽起我的手,我其實沒有想很多,我記得他有一個漂亮憨厚的笑容,但很快的我也發現他一直在問我問題,詢問我想要做什麼事,搞的我頭昏眼花,我只是想要坐下來聊天說話而已,不需要一直要做些什麼事,我之後發覺埃及男性裡都是差不多的,他們都由大男人的成分所組成,出門吃飯男生會付錢,女生柔弱男性要保護他們,男生會說尊重女生的決定,但又很希望你會選擇和他一起去’relax’,更多時候是他們都不聽你說什麼,只想要告訴你他們的故事

情分在埃及流動的很快速,不覺得自己遇見幾個對的人,遇見對的人通常又沒有足夠的時間相處,遇見不對的人我通常也懶得再繼續,所以似乎還在這個旋渦裡,但我知道有一件事我很好運,至少我不是出生在埃及的女生,不然我大概一輩子也沒有機會做我現在在做的事

Travel

Revolution for Dummies: The Egyptian heart surgeon exiled for making jokes

Bassem Youssef, a heart surgeon living with his wife and baby daughter in Cairo, was one of millions of Egyptians whose lives were changed forever by the Arab Spring. 756 more words

Politics

Historic Cairo - The City on the Surface of the Sun

Property 89 – Historic Cairo, Egypt

I didn’t have the greatest time in Cairo when I visited.  As I wrote to a friend at the time;   656 more words

World Heritage

在開羅找工作 Job in Cairo

一而再,再而三,不斷跟Honi說我只要多住一晚,最後我快要待了一個星期,最後是某天早上發現有人要坐車去開羅,我決定跟他一起走,才會有動力離開洪加達,並不是因為洪加達特別美麗有趣,純粹也是因為每天都有不同人約我做不同的事,所以生活過得挺豐富的,雖然抵達開羅後才發現原來洪加達還滿昂貴的,開羅幾乎什麼都比較便宜,不過反正剛到一個新的國度,傻傻的被騙都是很正常的

一路上公車開在荒蕪的沙漠裡,偶而會有綿延的茶色山巒,這條路是海岸線邊的唯一公路,東岸是紅海,西岸是沙漠,當我們靠近開羅時,車況變得越來越擁擠,從三線道變四線道、五線道,但是公路維持著一樣的寬度,司機們開始不斷地使用汽車語言,喇巴聲響的我都要笑出來,車輛不斷鑽向尋找出來的縫隙,每一個縫隙都填得滿滿,原來這就是塞滿一億人口的都會城市,下車後我才更是被眼前滿滿的車和人給嚇呆了,當然也是因為公車停在著名的景點Taharir Square,是一個圓環行的廣場,另外分岔出四條分支,除了滿滿的車外,穿越馬路的行人也不少,我在拿坡里的訓練已經不害怕沒有紅綠燈的世界了,雖然我還是花比較多的時間在潮流裡流動,畢竟背著我12kg的另外一個身體在身上,也不會讓路程顯得更輕鬆,沒多久就有路人找我搭話,我想這也不意外,埃及人最喜歡聊天和多問兩句,我跟他說我是藝術家在尋找可以作畫的牆,結果他馬上提議去見他的朋友,他可以幫我把這生意談妥,我先是非常吃驚,天上有這麼容易掉下來的好事,我才到開羅不到十分鐘,我拿了他的電話但卻沒有再回電

我緩緩地移動到靠近青年旅社的住址,居然是我最討厭的購物大街,滿是廉價衣品,而且人山人海的,我吐了一口氣繼續前進穿梭,路人的舉止一度讓我走到很火大,不過我也同樣發現開羅人好像比洪加達好多了,至少他們很忙,所以不會有事沒事拉你聊天、賣東西,我非常慶幸這一點,轉過一個彎後,我才發現Google Map不太管用了,明明已經非常靠近了,但這裡沒有招牌號碼,我怎麼知道是哪棟樓,所以只好用我學埃及人的技巧,開始一個一個問每一個在旁邊的路人…直到某一個人知道在哪裡,我抬頭望著一個半開的門,上面寫著紅色的Sulten Hotel,走進去裡面像是荒廢已久的舊建築,只有門沒有梯的電梯,地板上鋪著攤開的紙箱,牆壁灰淒淒的好像撒哈拉的沙堆積進來,我頭抬望著最高的層樓…

Safary Hotel在第五層樓,他們有賣床位也有單人房,當時進住時我根本想也沒有想自己居然會就一直這麼呆下去,當時我記得第一晚我就在開始上網寄履歷詢問所有在埃及的工作(用workaway的網站),上面的工作不多大概只有十個左右,丟完履歷後我就下樓去買晚餐順便去附近閒晃,沿著樓梯下去我才發現原來這棟樓有三棟旅社,而且第二樓居然在徵人,我看見一個亞洲面孔的小姐坐在櫃檯,她叫Coco,留著一頭黑色的長髮,帶著圓形的眼鏡,我看不出他多高多矮,因為多半時間他都坐著,我開門走進去,他馬上介紹經理給我認識,經理是一個滿瘦弱的光頭年輕人,有著健康的小麥色迪皮膚,他非常友善的跟我聊起天,介紹我所有的房間、價錢、程序,簡直就像我已經被應徵上了一樣,隔天我出門去看金字塔,回來後就去二樓跟Coco聊聊天,他跟我說他們老闆不想再請人,因為他們連房間都沒有辦法住滿,所以我就這麼又失業了

隔天因為Coco要去辦延簽,我就也順道跟她去辦,我只是想去見識所謂埃及人的辦事效率,當我們才走到辦公大樓的廣場時,就可以看見廣場非常熱鬧像白天的早市,有小攤販在賣水果、飲料、熟食,也有很多人在花圃旁抽菸聊天,跟著人的潮流我們已蝸牛的速度穿梭在第二層樓,聽說這棟辦公大樓是全埃及人辦理所有大小事的唯一地方,所以人滿為患,旁邊有很多房間,上面寫著阿拉伯文的數字號碼,我們順著長型的走到一路搜尋第55號窗口,在沒有任何英文輔助的地方,最好的方式就是開口問人,一定有人跟我們一樣是來辦蓋章延簽的,在填好表格排好隊後,我們最後被隔在玻璃片後面的服務員說我們應該要去33號窗口,然後又是排著男女分別的隊伍,又被踢到下一個窗口,整整兩個小時跟幾百個人在密閉的空間裡,我沒有辦法對這件事生氣,我只是很想笑,原來這就是埃及的辦事效率,我們也詢問了不下十位路人,最後從二樓到地下室,又到外面的窗口,本來一個小時可以辦好的事變成三倍的時間

那天下午我自己去附近的尼羅河邊走走,不過就是想好好記錄開羅的車潮和人流,順便看看尋找得到什麼免費入場的地方,果然無目標的走晃在城市,讓我遇見了第二份工作,一個埃及人在橋上把我停下來,他是附近紀念品店的員工,他提議我加入他們的生意,因為我是女生,這樣觀光客比較容易感到安心,加上我又會說中文、英文也很流利,語文上不是問題,我可以專門銷售產品給亞洲人,他介紹他的老闆、員工、產品給我認識,如何在街上攔人搭話,我知道我一點都不想賣東西,我也曾經是觀光客被這種人騷擾的痛苦,但是我也不想拒絕這項工作,因為為何說不呢?我可以學埃及人做生意,這個公司是一個家族企業,他們標榜著高級的埃及複製品、販售不添加化學藥劑的精油和各式各樣玻璃制的精油燃燒器皿,老闆跟我說著抽成制的賺錢方式,每筆交易的20-40%歸給販售員,5%給拉客進來的人,我回家後做了一點功課,了解埃及神像的故事、盧草紙的製作方式和人工精油的療效,我其實還滿喜歡他們販售的商品,但畫作的品質我非常質疑

隔天在路上招攬生意變成我最討厭的困境,因為照他們的方式,就是要一直跟著鎖定上的目標,然後不斷在後方想辦法攀談,沒多久後我就知道我一定沒辦法做這個工作,因為我一點都不想用這樣的方式和人說話,我也知道我大概賣不出任何東西,不過卻交了不少朋友,因為我是一個旅人,我旅行是為了交朋友,賺錢則是因為想要延長旅行的時間,然而這不是最重要的事,所以在期間我和一群大約五、六歲的埃及小鬼們聊天,我才發現他們非常成熟,居然還想跟我要煙,還有兩個帶著面紗的女大學生找我攀談,我不知道我是哪裡吸引他們,然而我卻很慶幸地發現即使在穆斯林的信仰下,他們也跟我們沒有不同,想要認識人、了解新的文化,之後遇到一群穿著衣索比亞傳統服飾的男男女女,我本來以為他們是表演團體,穿著幾乎全身白色的服裝,女生還有頂著花色的編織桶,沒想到他們只是來觀光的,跟我拍拍照片後就離開了,這家公司的人都對我非常和善,他們常常擔心我吃不飽、穿不足,在和每一個家族成員的聊天中,我發現他們跟台灣人其實滿像的,很喜歡把做生意的事情掛在嘴邊,偶而則是會談起私事,我最喜歡的人莫過是Ahmand,他有虔誠的信仰,一天五次的祈禱他都堅持要去清真寺或是至少要在附近的地板上鋪著地毯禱告,他喜歡和我談論宗教,雖然有些未經證實的事情被她說得很肯定讓我深感疑惑,然而穆斯林宗教裡的玄理卻和哲學相差不遠,我想人生的道理都在有心人的學習中變得更加有意義,我們一來一往的說著自己對人生的看法,我說著自己的無神論,並且相信只有我自己是神,我的思想可以改變我的人生,而非經由祈禱來傳達,他也有他的說法,他問我:我們從何而來?冥冥之中不論是神還是什麼,我們才被創造了出來,所以你不可否認這世界上有這樣的人,只是現在我們稱之為神,而擁有信仰相信神市府著你堅信為人,Ahmand不否定我所說的理論,他甚至還說我像那個有著三曲腿的人(馬恩島的象徵),他說:「不論把我丟在哪裡,我都會站起來.」(拉丁文:Quocunque Jeceris Stabit)

那天晚上七點,我站著、坐著也無聊了,我就問說我可以去附近買東西嗎?等等再回來,沒想到就在路上跟一個俄羅斯人Victoria聊起天來,我們談起在埃及的生活,她在達哈古(Darhab)待在朋友家三個星期,她目前住在斯里蘭卡做旅遊業,所以她常常到處旅行,雖然和我的方式不太相同,她多半是點到點的飛行,她還同時擁有以色列的護照,這點讓她在埃及嚐到一點苦頭,雖然她根本是笑著跟我說埃及警察如何把小事化大,大事又化無,我們就一路聊天、迷路、尋找未知,最後她問我要不要跟她一起去看蘇菲舞蹈(Sufi whirling)表演,就在附近的藝文中心,我當時想著反正我也沒有打算繼續做這個工作,而且我也沒有聽過這種舞蹈,我就跟著她一起去看了表演,這種舞蹈據說是和精神、性靈結合的傳統舞蹈,發源於13世紀,舞者需要穿戴長帽、圓裙,然後不斷開始旋轉、變換動作、旋轉,就這樣大約二十分鐘,我相信這是非常消耗體力的舞蹈,據說這樣的舞蹈是為了達到追求神的境界,在體力的超乘載後他們可以得到解脫和見到神,藝文中心在尼羅河旁邊美麗極了,我很高興我做了對的選擇,人生不就是這樣,沒有計畫的追尋你要的快樂

我們又在吉澤拉島(Gezira island) 上晃晃,這個島上的所有商店都和開羅市區完全不同,我們發現一家有機食品店、次文化咖啡店、小吃店居然還有設計包裝自己的外帶盒,我們很意外這個世界跟貧窮簡直是十萬八千里遠,我到後來覺得很諷刺,這樣兩極化的開鑼只隔著一條橋,徒步穿越高速高路後,我們走在一條充滿坍塌石塊的路上,一堆比一堆更高更多的石塊映在眼前,有人還在前面生火取暖,街頭依舊明亮,仍然有服飾店尚未打烊,我送Victoria到她住的飯店,我們取笑著沒有門的電梯,然後又是一個新的驚喜,這個飯店已經超乘載使用房間,所以他們又把她的房間賣給別人了,在我眼裡這是見怪不怪了,Victoria似乎不是很開心,因為她是做旅遊業的,我只好鼓勵她記得自己是泰國人,因為她的泰國客人在任何糟糕的情況裡都笑嘻嘻的沒有抱怨過任何事情,所以我陪她換了一家旅社叫做Golden Hotel

一進門我就看見他們正準備著一桌菜餚,因該是員工餐,我進門後就在他們的廚房跟其他人聊天,等Victoria把東西放好再下來,他們似乎一點也不見外,招呼我們一起用餐,我當然是樂意地接受這樣的邀請,我也肚子餓了,吃著Mustafa廚師做的手工肉餅,聊著一堆今天發生的鬼事,我發現旁邊有一個像爺爺一般的人穿著卡及色長袍,手裡永遠叼著不停止的煙,我無法跟他溝通,在Ahmand經理的解釋下,我才知道他是巴基斯坦的戰將,在多年的戰爭的摧殘下,他認清巴基斯坦的政府是不會就這麼讓他功臣退休,所以他就逃亡去土耳其,他分別在土耳其和埃及都有房子,但是因為寂寞所以他選擇住在飯店裡,已經半年了,我們在用餐完後,他們居然拿出一罐罐的啤酒出來,我真的是開心的不行,我覺得我找到我在開羅的小酒壩了,我們從廚房聊天聊到屋頂看被空氣污染的星星,我問著Ahmand這裡有工作可以給我嗎?因為我喜歡這裡

當我下次見到Ahmand時,他想要給我帶中國旅行團的工作,我一臉不情願,因為這也是某項我不喜歡的賺錢手法,之後我在青年旅館遇到玩音樂的Sherief,他在美國讀書的時候飽受種族歧視,所以又回來埃及,他幫我引薦了同樣背景的朋友的酒霸,我還因此準備了履歷,同時我也在網路上得到回音: Billie, welcome to Egypt! Anytime! 就這樣兩句話後,同樣的沒有下文、沒有地址、沒有回信,反而是在下塌的青年旅館裡,我找到了機會… 因為某個員工要回家,所以他們需要人手,也因此我開始介紹我以前的經驗和身為藝術家的愛好,所以就這樣不用走遠,工作就自己找上我了

Your home away from home

Travel

Expo: The Artisans of al-Darb al-Ahmar – Life and Work in Historic Cairo

The latest free exhibition to be hosted in Philanthropy House is the Aga Khan Foundation’s ”The Artisans of Al-Darb Al-Ahmar – Life and Work in Historic Cairo” and is open from the 19th November 2018 to the 4th February 2019 at Philanthropy House 94 Rue Royale, Brussels, 1000 Belgium. 190 more words

Aga Khan Foundation